雷竞技官网

你的位置:雷竞技官网 > 技术文档 > 技术文档

055 李商隐七律《蜂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11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42

李商隐七律《蜂》读记

(小河西)

小苑华池烂熳通,后门前槛思无穷。

宓妃腰细才胜露,赵后身轻欲倚风。

红壁寂寥崖蜜尽,碧檐迢递雾巢空。

青陵粉蝶休离恨,长定相逢二月中。

此诗写作时间不确定。从末句“长定相逢二月中”以及《对雪》中的“龙山万里无多远,留待行人二月归”来看,此诗作于大中四年底或大中五年初在卢弘正幕府(汴上)期间相对合理。

首联:小苑华池烂熳通,后门前槛思无穷。

小苑华池:两个地方。一个是小苑,一个是华池。“华池”本指神话传说中的池名。可借指宫中或朝廷。“小苑”或可指幕府。《论衡-谈天》(汉-王充):“昆仑之高,玉泉、华池,世所共闻。”

烂熳:烂漫。随意,任意。《看美人摘蔷薇》(南朝梁-刘缓):“钗边烂熳插,无处不相宜。”《省中直夜对雪寄李师素侍郎》(唐-令狐楚):“杂花飞烂熳,连蝶舞徘徊。”

槛(kǎn):门槛。

大意:去小苑还是去华池本可随意,我却前后思量左右徘徊。(说蜂也说自己。对蜂而言小苑华池确实无所谓,对我而言是在京城朝中还是去远方幕府,实在难以确定。)

颔联:宓妃腰细才胜露,赵后身轻欲倚风。

宓(fú)妃:洛水之神。《洛神赋》(魏-曹植):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(yào)秋菊,华茂春松。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襛(nóng)纤得衷,修短合度。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。”(约素:形容腰身圆细美好)。

胜:胜过,超过。《忆江南》(唐-白居易):“日出江花胜红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”

赵后:指赵飞燕。《西京杂记》:“赵后体轻腰弱,善行步进退,女弟昭仪不能及也。”(这里“女弟昭仪”指《汉书-董贤传》:“(董)贤宠爱日甚…又召贤女弟以为昭仪。”)《拾遗记》:“帝常以三秋闲日,与飞燕戏于太液池……每轻风时至,飞燕殆欲随风入水。”

倚风:《次韵雪后书事》(宋-朱熹):“未觉春光到柳条,谁教柳絮倚风摇。”

大意:说蜂腰细刚可以承受一滴清露,身单薄随风摇摆。(以宓妃之腰细,赵飞燕之身轻比蜂的弱不禁风。也是以佳人比才子,也就是比自己的弱不禁风。这是在说“思无穷”的原因:太弱。)

颈联:红壁寂寥崖蜜尽,碧檐迢递雾巢空。

红壁:赤色的山壁。《招魂》(先秦-宋玉):“翡帷翠帐,饰高堂些。红壁沙版(板),玄玉梁些。”《赤虹赋》(南朝梁-江淹):“红壁千里,青萼百仞。”《杂诗》(唐-沈佺期):“燕来红壁语,莺向绿窗啼。”《再游姑苏玉芝观》(唐-许浑):“月过碧窗今夜酒,雨昏红壁去年书。”

崖蜜:山崖间野蜂所酿的蜜。又称石蜜、岩蜜。《本草纲目-蜂蜜》引南朝梁陶弘景曰:“石蜜即崖蜜也。在高山岩石间作之。”《闻惠二过东溪特一送》(唐-杜甫):“崖蜜松花熟,山杯竹叶新。”《荔枝》(唐-韩偓):“巧裁霞片裹神浆,崖蜜天然有异香。”《深山逢老僧》(唐-贯休):“山童貌顽名乞乞,放火烧畬采崖蜜。”

碧檐:绿色的房檐。多指用琉璃瓦建筑的房檐。《华清宫》(唐-杜牧):“碧檐斜送日,殷叶半凋霜。”《华清宫》(唐-吴融):“绿树碧檐相掩映,无人知道外边寒。”

迢递(tiáo-dì):遥远貌。

雾巢:夜雾或夕雾之巢。也可解释成谐音“吾巢”。雾巢空:我晚上回不了家。

大意:说蜂在红色的山崖上已酿尽崖蜜已感到寂寥,但要到碧绿的屋檐下却又太远而且我自己的巢已空了。显然也是双关。说我在朝廷(比如秘书省或京兆府)用尽力气仍然没有升迁的机会已感到十分寂寥,而要去幕府(比如桂林的王茂元幕府或徐州的卢弘正幕府)又离家太远我的妻子就要独处。

尾联:青陵粉蝶休离恨,长定相逢二月中!

青陵粉蝶:《太平寰宇记》引《搜神记》(晋-干宝)﹕"大夫韩凭取妻美﹐宋康王夺之﹐凭怨王﹐自杀﹐妻腐其衣﹐与王登台﹐自投台下﹐左右揽之﹐着手化为蝶。"后因以“青陵粉蝶”指离别的妻室。《白头吟》(唐-李白):“古来得意不相负,只今惟见青陵台。”《青陵台》(唐-李商隐):“青陵台畔日光斜,万古贞魂倚暮霞。莫讶韩凭为蛱蝶,等闲飞上别枝花。”

大意:深爱的妻子不要埋怨我离家到外地幕府任职,我们不是常说好了二月仲春的时候见面吗?(此处“蝶”出场了。“蜂”和“蝶”的离恨或是本诗的主旨。)

此诗是咏物诗。诗的主角是“蜂”。前三联全是写蜂,也全是写自己。首联说“蜂”本来可以选择“华池”(即“红壁”)也可选择“小苑”(即“碧檐”),曾经犹豫徘徊过(“思无穷”)。当然最终选择了“小苑”。颔联及颈联的上句都是在说选择的原因。原因就是“腰细”“身轻”,已经“崖蜜尽”,而且感到“寂寥”。大中三年在长安任“京兆府掾属”,实际是京兆尹选择而未经朝廷批准的辅助人员。李商隐在后来写的《偶成转韵》中,曾经描述过这一段经历:“归来寂寞灵台下,著破蓝衫出无马。天官补吏府中趋,玉骨瘦来无一把”。推测当时李商隐的工作相当于现在的“临时工”。既辛苦待遇又低还不受尊重。所以说就像蜂的“崖蜜尽”。颈联下句说选择外地幕府的后果,那就是“迢递雾巢空”。也就是离家太远夫妻只能别离。尾联写蝶,是说蜂蝶离别。可以理解为对妻子的安慰。不要抱怨离别了,二月仲春我们一定能相逢。(反复读此诗,我忽然觉得,不能根据此诗的尾联确定此诗一定写在李商隐妻子病逝之前。考虑用的是“青陵粉蝶”这个典,如写在其妻病逝之后也通,而且更加催人泪下:我忠贞的爱妻,不是说好了要等我二月回去吗?你怎么就怀着离恨先走了呢。)